強力推薦!好看的小說推薦給您!轟動兩岸最熱門的小說!

第二百二十九章 血祭

  為了避開“大雷天擊雷山”中殺人於無形的“晶顫”,我推開堆積在天梁下的無數乾屍,當作踏腳石,一層層碼向通向祭壇的道路,開始的時候眾人還有點放不開手腳,一來是那些臉上有兩個大黑窟窿的乾屍,實在是過於面目猙獰,失去了生命的空虛軀殼中,也曾經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大活人,他們大多數還保留這生前面對死亡降臨之時,那幅掙扎嚎哭的慘狀;二是擔心乾屍的厚度不足以抵消“晶顫”,又怕那些乾屍堆砌的不結實,禁不住人從上邊經過,會踩上去塌掉。

  但是到了後來,求生的欲望就壓倒了一切,根本沒這麼多的講究顧忌了,除了阿香體力不行,又少了一隻右手,其餘的人全甩開膀子玩命搬運屍體,就連明叔也顧不上耍聰明了,真賣了力氣,因為眾人心知肚明,這條用乾屍鋪就的道路,就是從地獄返回人間的唯一通道,眾多的乾屍可能都在死後經過惡羅海城祭師的特殊處理,完全脫了水,所以並不沉重,縱然是這樣,我們四個人仍然累得大汗淋漓。

  沒用多上時間,乾屍就已經堆到距離祭壇洞口不遠的地方,眼看著再搬幾十具屍體,就可以鋪就最後的一段道路了,我心中一陣高興,要不是這些剜去眼睛做祭品的乾屍都剛好被丟在天梁下邊,又有如此之多的數量,我們要想從水中脫身真是談何容易,那不是被活活困死在水裡,也得讓這礦石裡的鬼東西震的粉身碎骨。

  但是正所謂禍不單行,胖子和明叔在天梁下用登山鎬勾住屍體往上面傳。我和Shirley楊將他們遞上來的乾屍堆到前方,眾人正自忙個不停,忽然聽到頭頂傳來一陣陣奇怪的動靜,眾人聞聲都是一怔,聽起來像是結晶體中有某種力量擠壓造成的,但黑暗中看不到上面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,只聽頭上晶脈中密集的擠壓碎裂之聲,宛如一條有聲無形的巨龍,由西至東,鏹然滑過,震的四周晶石嗡嗡顫抖。

  洞窟中的結晶體,如果站在旁邊看也不覺得有什麼,但在上邊橫生倒長出來的晶柱,非錐既棱。那無數水晶礦脈,就如同一叢叢倒懸在頭頂的鋒利劍戟,一旦掉下來,加上它的自重,無異於淩空斬下的重劍巨矛,聽到頭頂上晶脈的巨大開裂聲,不禁人人自危。

  剛這麼一愣神的功夫,眾人眼前一花,只見十幾米外如一道流星墜下,掉下來的一根天然晶柱,在從穹頂脫離砸落的一瞬間,恢復了它的晶瑩的光澤。鋒利的水晶錐帶著刺開空氣的嗚咽聲,筆直墜落插入了地面,一聲巨響之後,晶體的夜光隨即又被黑暗吞噬。

  晶錐墜落地面的聲音,讓我們從震驚的狀態中回過神來,“大黑天擊雷山”先前不斷發出的悶雷聲,是在積累晶體中的晶顫能量,此時祭壇洞窟中的水晶層已經不堪重負。開始破碎龜裂,密密麻麻的晶錐將會不斷落下,除了躲進那玉山的山腹之中,外邊沒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,但如果沒有乾屍墊在下面,一踏足在外就會死於非命。

  這時候躲也不是,不躲也不是,出於人的本能,肯定是想跑著躲避,但那些掉下來的冰錐毫無規則可言,不跑則可,一跑也話就撞到槍口上了,而且也不可能看清楚了再躲,鋒利的晶體如同流星閃電,速度實在是太快。

  在第一根晶錐從上方晶脈中脫離之後,緊接著頭頂的黑暗中,又是寒光閃爍,落下數道星墜般的冰冷光芒,有些離我們甚遠,但其中一道剛好出現在胖子頭頂,我剛好看到,但還不等喊他躲避,那道白光就“嗚”的一聲呼嘯。落在胖子面前,胖子腳下的乾屍堆,根本承接不住那半張桌面大小,又薄又利好像鍘刀一似的一塊水晶,棱角鋒利的水晶石,落在屍堆上連停都沒停,就無聲無息的穿屍而下,沒入乾屍堆中不見了。

  但我在對面見胖子臉上好像少了點什麼,笑得怎麼這麼變扭,但一時沒看出來,見他沒事,正要回身招呼shirley楊躲避,才突然發現不對,胖子的鼻尖上突然變的殷紅,滲出了一些鮮血,隨即血如泉湧,越流越多,鼻頭被齊刷刷切掉了一大塊肉去,幸虧那屍堆是傾斜的,他為了保持平衡身體也向前傾斜,若在平地按這個角度,肚子也得切掉一部分,這時候怕是已開膛破肚了,他根本沒感覺到疼,直到發現鮮血湧出,才知道鼻子傷了,大喊大叫著滾到較低處的乾屍堆裡,把身後的明叔也給砸了下去。

  我想衝過去相助,剛邁出半步,便又有一根多棱晶體墜在面前不到半米遠的地方,天梁上鋪了四層的乾屍被它釘成了冰糖葫蘆,後半四五米長的錐尾擋住了去路,頭頂的震雷聲越來越緊,晶墜也在不斷增加,好在這洞窟寬廣,縱深極大,晶墜也不局限與某一特定區域,從東到西散佈在各處,沒有任何的規則,雖然險象環生,但我發現其先兆都是集中在即將落下晶墜的那一處,那裡的晶脈會喀啦喀啦連續作響,只要穩住了神,還不至於無處躲閃,不過我清楚這才僅僅是剛開始的零星熱身,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,稍後會出現一種如萬箭攢射般的情況,地面上將無立足之地。

  我見掉到下層屍堆上的胖子滿臉是血的爬了起來,用手捂住鼻子罵不絕口,抱怨破了將來能發達的福相,我趕緊喊明叔和阿香,讓他們從胖子背包裡找些龜殼幫他塗上,那東西止血的效果很好,明叔不敢再自作聰明,拉著阿香同胖子一起躲進了天梁下的死角裡,給胖子裹傷。

  我見他們躲的那個地方相當不錯,便想招呼Shirley楊也過去暫時避一避,Shirley楊看到洞窟裡的晶簇驟緊。一旦有更大的晶層塌落,別說是天梁下的乾屍堆了,就連那玉山裡面也不安全,只有馬上將“鳳凰膽”與帶有鬼母記憶的“水晶眼”放去祭壇,阻止“大黑天擊雷山”繼續崩塌。

  這時來不及仔細分說,Shirley楊的位置距離祭壇水池已經很近了,只有讓她冒險一試。我將裝著祭器的攜行袋拋過去,Shirley楊接住後,把附近的幾具乾屍推到前邊,那裡距離兩個眼窩般的水池只有十米了,我以為她就想直接在那裡將眼球扔進祭壇,但兩個水池的面積很小,都是天然形成的,風水中的所講的龍髓也就是那些水了,各個支幹龍脈地生死剝換,也都自其中而來,雖然相信Shirley楊不會冒無謂的風險,這麼做一定有把握,但畢竟功與一役,不得不為她捏了一把汗。

  Shirley楊卻並沒有在這麼遠的距離直接動手,顯然是沒有十足的把握,先是用狼眼手電筒照明了水池的方位,又將幾具乾屍倒向前邊,就在這時候頭上掉下來的一塊水晶落下,將離她近在咫尺的一尊石人砸中,晶塵碎屑飛濺。水晶石落下了天梁,而那石人搖搖晃晃的轟然倒塌在地,擋住了Shirley楊繼續前進的去路。

  我在後邊完全忘了身邊晶墜的危險,無比緊張地注視著Shirley楊的一舉一動。只見她隔了石人凝視了一下水池,後背一起一伏,像是做了幾次深呼吸,在洞窟頂上那如同瓢潑大雨般密集的雷聲中,Shirley楊也是全神貫注,把“鳳凰膽”和“水晶眼”按照與壁畫儀式中提示的對應位置,扔入了水池,“鳳凰膽”與“鬼眼”分別代表了鬼洞那個世界的兩種能量,而龍丹中的兩個眼窩形水池,則是“天人一體”中陰陽生死之說的交匯之處,也就是所謂的“宇宙全息論”中與鉉與弧的交叉點,龍脈盡頭的陰陽生死之氣都像兩個漩渦一樣聚集在這裡,相反的能量可以將鬼洞中的物質現實化,使它真實地停留在我們這個世界,也就等於切斷了與鬼洞所在的虛數空間的通道,背後的詛咒也就算是中止了,不會再被鬼洞逐漸吸去血紅素,但作為鬼洞祭品的烙印卻不會消失,到死為止。

  這些古老宗教的機密,大多數很難理解,再加上憑空的推測,是否真的能起作用?事到臨頭都竟然沒有半分把握,我目睹Shirley楊終於將“鳳凰膽”與“鬼眼”投入了水池,卻並沒有感到任何的解脫和輕鬆,心中有種難以形容的失落感,我們為了這一刻,已經付出太大的代價了,Shirley楊回頭看了看我,大概是由於剛才過於緊張,身體有些發抖,這時洞

262

郭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