強力推薦!好看的小說推薦給您!轟動兩岸最熱門的小說!

窟晶層中湧動著的黑氣也在逐漸消退,附近開始恢復了冷漠的螢光,晶層不再震動,但仍有不少有可能會掉下來的晶錐,顫微微的懸在高處。

  從密集的聲響中突然轉為安靜,我還有點不太適應,抹了抹額頭上淌下的冷汗,對Shirley楊說:“總算是結束了?咱們終於堅持到了最後,熬過了黎明前的黑暗,倒了半輩子的黴,可算看見一回勝利的曙光了。”

  Shirley楊臉始終憂鬱的神色,這時也像是晶層中的黑氣一樣在消散,雖然閃爍的淚光在眼眶裡打轉,但那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淚水:“嗯,終於熬過來了,感謝上帝讓我認識了你,不然我真不敢想像如何面對這一切,現在咱們該考慮回家的事了……”

  話說了一半,就被天梁下的槍聲打斷,步槍的射擊聲中,還傳來了胖子和明叔的叫喊聲,我心中暗叫一聲苦也,卻不知又出了什麼事端。Shirley楊的臉色也變了,不好,難道是祭祀的方式搞錯了?又有什麼變故?

  我們顧不上再想,拔槍在手,這時已不用再刻意踏屍而行,尋聲向天梁下的屍堆衝去,就在奔至屍堆旁邊之時,冷不丁覺得有些不對,有團冰屑般透明的東西在黑紫色的屍堆上迅速躥了過來,像是透徹的水晶突然間有了生命,還以為是眼睛發花,但仔細一看,確實是有個透明的東西,在以很快的速度向我們接近,究竟是個什麼形狀根本看不清楚。只能看見大約是又扁又長那麼個輪廓,移動的速度很快,我隨即舉起M1911對著它開了一槍,但槍聲過後,乾屍堆上什麼也沒留下,那如鬼似魅的東西眨眼間就沒了。

  我和Shirley楊異口同聲地問對方:“剛才眼前出現的是什麼東西?”這時我忽然覺得背後有輕微的響聲,來不及回頭去看,便撲倒在地。只覺得後肩膀被一堆刀片同時劃了一下,衣服被掛掉了一塊,眼前又是一花,一團模糊透明的東西,從後向前疾馳而過,在乾屍上還能看到它,但它一旦進入水晶附近,便蒸發消失了,而且沒有任何聲音。

  那種模糊透明的東西,移動的非常之快,而且不只一個,在側面也出現了兩三個,由於看不清楚,很難瞄準,子彈也有限,沒有把握不能輕易開槍,只好現在退向後面。在地形狹窄的天梁上也許可以捕捉到目標。

  我和shirley楊原路退回石莖盡頭的祭壇洞口,這時胖子和明叔那邊的槍聲停了下來,不知道他們有什麼閃失,但這裡偏偏無法脫身,心中越來越是焦急,shirley楊忽然對我說快向頭頂開槍。

  原來這時候已經有十數團透明模糊的物體,跟著我們爬上了天梁,看那形狀既像是蛇,又像是魚,我記得明白了shirley楊讓我向上開槍的意圖,不敢怠慢,抬槍向空中的晶脈射擊,子彈的撞擊使已經鬆脫的幾根六棱晶柱砸落了下來,啪啪幾聲沉重的晶體撞擊,地面上只流下幾大片汙血,仍然看不出是什麼東西,而且這幾槍不要緊,引起了連鎖反應,通道心頭處落下了大量的水晶石,將回去的路堵了個嚴實。

  不過眼下顧不上這些了,聽到胖子在下邊招呼我,我答應了一聲,看看左右沒什麼動靜,於是我們找路繞到下邊,見胖子鼻子上貼了膠帶,臉上大片的血跡尚且未乾,明叔和阿香也都在。

  胖子等人和我遇到的情況差不多,不過由於阿香提前看到,才得以提前發覺,想不到他們這一開槍,倒把我和shirley楊的命給救了,因為我們當時毫無防備,剛才事出突然,也沒覺得怎樣,現在想想著實是僥倖,大風大浪都過來了,差點就在陰溝裡翻船,不過那些究竟是什麼東西?

  胖子鼻子被貼住,說起話來嗡聲嗡氣,指著一上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,他槍鏟並施,拍死幾條,像是什麼……魚,說著踢了踢那東西:“可又他媽又有幾分像人,你們瞧瞧這是人還是魚?”

  我聽得奇怪,“像人又像魚?不是怪魚就是怪人,要不然就是人魚,這東西的體型怎麼看上去十分模糊透明?”帶著不少疑問,我蹲下身子翻看胖子拍死的那一團事物,由於全身是血,已經可以看出它的體型了,那東西一米多長,腦袋扁平,也不知是被胖子拍的還是生來就是那樣,它身體中間粗,尾巴細長,全身都是冰晶般的透明細鱗,也能發出暗淡的夜光,若非全身是血,在這光線怪異地洞窟中,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樣子,用手一摸那些冰鱗,手指就立刻被割了個口子,比刀片還要鋒利,它沒有腿,兩個類似魚鰭的東西,長得卻好像是兩條人的胳膊,還有手,生得與人手別無兩樣,但比例太小了,連胳膊的長度都算上,只有正常人地手掌那麼大。

  我仔仔細細看了數遍,對眾人說:“這東西的樣子有些像是娃娃魚,難不成是那種兩栖的滅燈銀娃娃,傳說那種東西確是有滅燈之異,非常稀有,大小與普通嬰兒相仿,專吃小蛇小蝦,當年有權有勢的達官貴人,往往喜歡在碧玉琉璃盆中養上一隻活的,晚上把府裡的燈都滅了,方見稀罕之處,著實能顯擺一通,比擺顆夜明珠還要闊氣,不過養不長久,捉住後最多能活幾十天,而且死後怨氣很足,如果沒有鎮宅的東西,一般人也不敢在家裡養,但就沒聽過說那種東西會直接傷人。”

  Shirley楊搖頭說不太像,用“傘兵刀”撬開那東西的大嘴,我們一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,這傢伙嘴裡沒舌頭,滿嘴都是帶倒色的骨剌,還有數百個密密麻麻的肉吸盤,看來這東西是吸精血為生的。

  Shirley楊說可能那些被當做祭品的奴隸,被割去眼睛後,屍體都是被這些傢伙吸乾的,不知道這種血祭,是否也發球祭祀鬼洞儀式的一部分……

  這時明叔插嘴道:“這東西確實像極了滅燈銀娃娃,我前幾年倒騰過兩隻,不過都是做成標本的,後來被一個印度人買了去,嘴裡是什麼樣的還真沒看過。”

  我抬頭對明叔說:“明叔剛才你竟然沒自顧著逃命,看來我們沒白幫助你,你覺悟有所提高了,我看到在那一刻你的靈魂從黑暗走向了光明。”畢竟大事已了,我不由得放鬆起來,正想挖苦明叔幾句,但話未說完,就發現周圍只剩下胖子、還有shirley楊,少了一個人,唯獨不見了阿香的蹤影,我趕緊站起來往周圍一看,這一帶的乾屍都被我們搬到了天梁上,很多地方已經露出了下邊的晶層,地面上有一長串帶血的腳印。

263

郭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